0817-5800580
187-8070-8444

律师介绍

夏天律师 夏天律师,四川省南部县人,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法学本科,学士学位,西南政法大学法学硕士(在职),中国法学会会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司法部注册律师,民主党派成员(民建),南部县人民法院特邀调解员(高级),20...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夏天律师

电话号码:0817-5800580

手机号码:18780708444

邮箱地址:445701117@qq.com

执业证号:15113201710590974

执业律所:四川建春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四川省南部县桂月路2号四川天府银行写字楼第八层(政府广场旁)

成功案例

南部县刑事律师:张某某犯贩卖毒品罪

四川省南部县人民法院

(2018)1321刑初84

公诉机关南部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张某某,男,生于1985317日,汉族,初中文化,户籍地四川省南部县。20171024日因吸食毒品被南部县公安局行政拘留五日;20171029日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被南部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30日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南部县看守所。

辩护人周北平,四川英艳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夏天,四川建春律师事务所律师。

南部县人民检察院以南南检公诉刑诉[2018]2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某某犯贩卖毒品罪,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南部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杜平、薛方刚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张某某及其辩护人周北平、夏天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南部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71022日下午,吸毒人员谢某与被告人张某某取得联系,向张某某购买价值200元的毒品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以下简称冰毒),张某某应约将毒品送至南部县新华路杜某1门市部后,三人共同吸食。20171021日凌晨,吸毒人员蒲某与被告人张某某取得联系,购买300元(人民币,下同)冰毒吸食;20171023日凌晨蒲某再次从张某某处购买200元冰毒。20171023日上午,吸毒人员李1与被告人张某某取得联系,在南部县金鱼街附近购买2袋各价值200元的冰毒,因冰毒质量不符合李1要求,李1便向张某某退回一袋。在退还毒品时,被公安机关现场挡获,并从张某某身上搜出毒品可疑物两袋。公安机关对张某某南部县金鱼街的住处进行检查,查获毒品可疑物20包。经公安机关现场称重,从李1处扣押的毒品可疑物净重0.34克;从张某某住处扣押的毒品可疑物净重克53.97克。经南充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意见为,从李1、张某某处扣押的毒品可疑物中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份。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某某贩卖毒品冰毒,妨害社会管理秩序,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贩卖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二条之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决。

被告人张某某对公诉机关指控其贩卖毒品罪的罪名及证据均不持异议。辩称,我没有卖毒品给谢某和杜某1,是请他们吃的,卖给蒲某毒品也是因其多次纠缠才卖给她的。从我家中搜查出的毒品,警察当着我进行称重,但我记不清具体重量,警察喊签字我就签了字。

其辩护人提出辩护意见如下:1.从张某某家中搜查出来的毒品,不能证明其有贩卖的意图,不应认定为贩卖的数量,而是非法持有,故本案应当以贩卖毒品和非法持有毒品两个罪定罪量刑。2.公安机关使用的称毒品的秤,因效验砝码过期导致现场称量时无法校准,而影响案涉毒品的准确数量;3.称量笔录中记录编号为01号的毒品连包装袋重10.36克,其中包装袋重0.53克,该毒品称量程序不规范,称量的现场视频不连贯,对01号毒品应不予认定,并申请对全案毒品重新称量。5.张某某贩卖的毒品纯度不高,还有吸毒人员因毒品是黄色的而退货,申请对本案扣押毒品的纯度进行检验,因为含量低的毒品在吸食后所造成的社会危害性相对也小,希望法院对其从轻处罚。同时辩护人出示《XY系列精密电子天平产品使用手册》,证明电子秤在开机后要预热30-60分钟再使用有助于天平更加稳定,用随机标准砝码校准后的天平更加准确,民警未规范操作,导致对毒品数量的称量不准。

公诉机关在庭审中,为支持其指控被告人张某某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成立,当庭出示有以下证据予证实:

第一组证据:物证、书证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本案的案件来源和公安机关受案、立案情况。

2、强制措施法律文书证实:公安机关抓获犯罪嫌疑人张某某并采取了强制措施。

3、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现场照片证实:2017102312时许至13时许,南部县公安局南城派出所民警对挡获犯罪嫌疑人张某某的现场,即四川省南部县南隆镇金鱼街进行现场勘查和照相,中心现场位于金鱼街某某号。

4、南部县公安局检查证、现场检查笔录、南部县公安局南城派出所到案经过说明证实:

12017102311时许,南城派出所民警在南部县蜀北大道金鱼街进行警务活动时,将正在进行毒品交易的张某某、李1抓获,并从李1的裤包内查获疑似毒品1小袋、从张某某身上查获疑似毒品2小袋。

2201710231153分至1220分,南部县公安局南城派出所民警对张某某位于南部县南隆镇金鱼街的住房进行检查。在该住房卧室内桌上及抽屉内共查获20袋用透明塑料袋包装的可疑毒品、4个塑料饮料瓶制作的吸毒工具冰壶。

5、扣押决定书及扣押清单证实:民警对上述现场检查查获的白色晶体状疑似毒品、吸毒冰壶等物品予以扣押。

6、可疑毒品物称重笔录证实:

1201710231542分至1551分,南部县公安局南城派出所办案民警当着李1的面,对从其裤包内查获的疑似毒品物进行称量,净重为0.34克。

2201710231222分至1318分,办案民警当着张某某的面,将从其卧室内白色桌子上和抽屉内查获的20袋疑似毒品现场分别编号为1-20号、将从其身上査获的2袋疑似毒品现场分别编号为2122号,并在现场进行称量,净重共计61.66克,其中01号疑似毒品连包装袋称重为10.36克、其包装袋重0.53克;其中04号疑似毒品连包装袋称重为7.85克、其包装袋重0.16克。

7、南部县计量检定测试所作出电子天平检定书证实:南部公安局送检电子天平秤鉴定日期201766日,有效期至201865日,电子天平符合准确度等级。效验砝码的有效期至20171017日。

8、南充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作出(南)公(物)检(理化)字[2017717号理化检验报告证实:送检从张某某处查处的编号01-22的疑似毒品物,分别对应编号为2017-04-717-012017-04-717-22;从李1处查处的疑似毒品物编号为2017-04-717-23,除2017-04-717-04号检材中未检出甲基苯丙胺、苯丙胺、氯胺酮、吗啡、海洛因、可卡因成分,其余22份检材中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9、被告人张某某与蒲某、谢某、李1的微信聊天、转账记录截图证实:证实张某某与他人进行毒品交易的聊天记录和微信转账记录。

10、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公安机关将不同组的12张男子免冠照片交由蒲某、杜某1、谢某、李1进行辨认,蒲某、李1均准确辨认出了张某某是向其贩卖毒品的男子;杜某1准确辨认出了张某某是向谢某贩卖毒品的男子,并与自己、谢某共同吸食了冰毒。

11、行政处罚决定书证实:20131024日,张某某因吸食毒品冰毒被南部县公安局行政拘留五日。

12、常住人口信息表:证实被告人张某某的身份信息情况。

第二组证据:证人证言

1、证人李1的证言证实:2017102310时许,刘某给我发消息,喊我帮他购买200元的冰毒。当时我给奎儿(张某某)发微信说:拿二个(两小包毒品冰毒)奎儿回复叫我到中仁医院,中途还给我发消息说在查车,叫我不要骑车。我在微信上问奎儿东西还是不是以前那种黄的,奎儿说不是,要好点。我说以前那种黄色光冒泡泡。11时许我在中仁医院看到奎儿从一个小巷子出来,我也跟到小巷子里见面后,我用微信转账给他支付现金200元,他背着我在巷子里右手边一个楼梯口,从一个装口香糖的不锈钢盒子里拿出一个用团卫生纸包好的两个小包子给我,然后我到中仁医院外面等刘某,他给我发消息说还要两个,我叫他把钱转过来,刘某说他去换红包。我又给奎儿发消息再拿二个奎儿说马上。刘某来后我到车上,他给我转了200元,我又转给了奎儿,我把毒品交给刘某,他说黄色货质量很差,要退一个货。我就给奎儿发消息说退一个,奎儿说脑壳有问题,还是在微信上给我退了200元。随后奎儿又来到中仁医院旁边的巷子口,我准备给奎儿退货时,警察就来了。

我还在奎儿那里买过两次毒品,今年9月初的一天,我在芳草地门口找奎儿购买一个100元的冰毒包子,付给95元现金,又隔了两三天后,我在中仁医院外面找奎儿购买了一小袋毒品冰毒,付给现金100元。

2、证人谢某的证言证实:20171022日中午,我和杜某1参加朋友的婚礼后,一起打出租车南部县新华路杜某1经营的门市部玩耍。我说想吸食点毒品冰毒,杜某1说他没有钱,我用微信联系了杜某1以前给我介绍认识的微信昵称为“XXXX”图标的男子,找他购买了200元钱的冰毒吸食,叫他把冰毒送到新华路杜某1的门市部外。半小时后一名男子来到杜某1门市部,然后他找了矿泉水瓶子组装成冰壶,我们一起吸食了毒品冰毒,然后我用微信扫码给那名男子支付了200元钱。我的微信名叫A某某车业-谢某,微信号是c

3、证人杜某1的证言证实:20171022日下午14点左右,谢某在南部县新华路我经营的门市部里玩耍,问我有没有冰毒拿出来吸点,我说没有了。她便叫我找一个外号叫的士(张某某)的朋友购买冰毒,我说没钱,她说她付钱。她用微信发消息给的士,叫他拿点冰毒到我的门市部一起吸食。的士同意后把一小袋用透明小袋子包装的冰毒到门市部里交给了我,谢某用微信给的士转了200元红包,然后我们三人在我的铺子旁边那一间小屋里吸食毒品,我吸食了一会儿后就上班走了,他们还在继续在吸食。我之前还在的士处买过3次毒品,这是第四次,实际上是谢某买的。

4、证人蒲某的证言证实:20171021日凌晨040分左右,我朋友想吃点冰毒,我用微信联系奎儿(张某某),用微信转账给他300元钱,他把冰毒送到了某某小区交给我的。20171023日凌晨5时许,我朋友叫我买些冰毒吸食,我在微信上联系奎儿200元的冰毒,并用微信给他转账200元,之后他把冰毒送到某某小区,我拿了冰毒交给朋友后,朋友说冰毒的质量不好要退货。我给奎儿说退货,他用微信把200元钱又转给了我,然后我把200元钱的冰毒退还给了奎儿。我是通过某某姐认识的奎儿,有时用电话联系,有时用我昵称叫“XXXXX”的微信联系,我的微信号码是×××,他的微信昵称为“XXXX”的图标。

5、证人王某1的证言证实:我和我妹妹王某2一起租的南部县金鱼街的房屋居住,因妹妹在广州,她女儿之前在南部县人民医院实习时偶尔会来住,现在她去南充读书了,就只有我和我儿子张某某住在一起。我和我妹妹、张某某都有房子的钥匙,今年8月底我回来时,张某某已经在那住了,他一个人住靠阳台那一间卧室。张某某不同意我找了一个老伴,也不听我的话。我没看到他带女的回来过,他也没有说过有女朋友,他被抓后的第三天左右,盘龙场一个叫冰冰的女子来找过他,我不认识这名女子。

第三组证据:被告人张某某的供述及辩解

20171023日上午11时左右,我在家耍手机时,李1发微信问我在哪里,我说在家里,李1找我拿200元的毒品包子,并约定在蜀北大道中仁医院拿东西,过了一会儿,我发消息问李1是不是骑车,而且告诉他带驾驶证和戴头盔,李1到中仁医院后,我就马上下了楼,在金鱼街与我们所住的小区巷子内将东西拿给了李1,他用微信给我转了200元钱。李1走后,我去中国银行给我女朋友李2存了1000元钱,回家途中李1又联系我说之前的一个不够,还要再给他拿一个。我就返回到出租屋楼下的巷道,将随身带着的毒品又拿给了李1一个货,李1再次用微信给我转了200元钱,我就上了楼,李1也离开了。我上楼没有多久,李1发消息说他要退一个货,我当时说难得跑,李1便让我帮帮忙。于是我又下去从他手中退了一个货回来,并通过微信转账退了李1200元钱。我怕打游戏钱输完了莫钱吃饭,还找李1给我拿了90元现金,我和李1离开时,民警将我们抓住了,从我的外套左内兜和左裤兜里的类似口香糖铁盒子里各发现了一小包冰毒。然后警察就问我住哪里,我告诉警察住址后,警察将我带到我住的楼上,我说了开门的钥匙,警察就将我家房门打开,我告诉他们我住的房间,他们又从我的房间里的书桌面上及抽屉内、手机包装盒内、玻璃瓶内等处检查出一些毒品冰毒和吸毒工具、一些塑料包装袋和一台电子称,并当场对毒品进行了称重。称重时我都在现场,警察也当场记录了,但我不记得所有毒品称重后的具体数字了。

20171022日,谢某给我发微信问我有没有东西(冰毒)给他带点到新华路杜某1经营的门市部,我带了一个100元的毒品冰毒包子到了杜某1的门市里,谢某、杜某1与我一起吸食,我没有收谢某的钱。2017年的一天,我还请微信名叫“xxxxx”(蒲某)的人吸食过毒品冰毒。

我有两个微信,一个是微信号×××,微信名是两个“XXXX”的图标,也是我今天联系李1的微信号;还有一个微信号是×××,微信名是一个“XX”“XXXX”的图标组成;李1与我联系用的微信号是×××,他的微信名叫“XXXXXXX”老杜的微信号是×××,微信名叫“xx”,我们认识有几年了;谢某是我在老杜那里耍时认识的,才十几天,她的微信号是×××,微信名叫“A某某车业-谢某

上述证据,经当庭举证、质证、合议庭评议认证,确认如下事实:

120171021日凌晨,吸毒人员蒲某用微信联系被告人张某某购买300元钱的冰毒吸食,当日凌晨042分蒲某用微信转账给张某某300元,张某某将300元的冰毒送至南部县某某小区与蒲某进行了交易。同月23日凌晨5时许,蒲某代朋友找张某某购买200元钱的冰毒,并于当日凌晨61分给张某某微信转账200元,在南部县城某某小区交货后,蒲某的朋友以毒品质量不好要求退货,当日635分张某某用微信转账将200元钱退给蒲某。

220171022日下午,吸毒人员谢某在南部县新华路杜某1经营的门市部玩耍时想吸食毒品冰毒,便用微信向被告人张某某购买200元毒品冰毒。被告人张某某将毒品送至杜某1的门市部,谢某用微信给被告人张某某转账200元,随后谢某、杜某1与张某某将该冰毒共同吸食。

320171023日上午,吸毒人员李1帮刘某购买冰毒,使用微信向被告人张某某购买200元毒品冰毒,被告人张某某将200元的毒品冰毒包子送到南部县金鱼街附近卖给了李1,李1用微信向张某某转账支付人民币200元。此后,刘某再次叫李1找张某某购买200元的毒品冰毒,李1通过微信给张某某转账200元,张某某又将一个毒品冰毒包子送到金鱼街附近交给了李1。刘某因冰毒质量不好为由找张某某退一个毒品冰毒包子,张某某通过微信转账将200元退给了李1,被告人张某某到金鱼街附找李1取回退还的毒品时被公安民警现场挡获。民警从张某某身上搜出疑似毒品物2小袋,随后被告人张某某带民警到其居住的南部县金鱼街房屋进行检查,从其卧室内查获疑似毒品物20袋。公安民警在张某某处扣押可疑毒品物共计22袋,并分别编号为01-22号。经公安民警现场称量,02号、03号、05-2220袋可疑毒品物净重为44.14克;04号可疑毒品净重为7.69克。公安民警将李1抓获后,从其身上扣押了疑似毒品1小袋,编号为23号,经称量,净重0.34克。经南充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意见为,除04号检材未检出甲基苯丙胺、苯丙胺、氯胺酮、吗啡、海洛因、可卡因成分,其余22份检材中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在审理过程中,本院发现毒品称量照片与称量笔录上记载的毒品数量不能逐一对应。

公诉机关提交了南部县公安局南城派出所出具的《张某某案中可疑毒品物称量笔录、称重照片的情况说明》,用以证明经侦查机关对称量照片与称量笔录对比整理,从张某某处搜查的22袋毒品均找到了相应的称量照片。现将称量笔录中01-22号的疑似毒品物的称量照片进行标注,其中01号疑似毒品的对应照片在侦查二卷的第129页,并说明侦查人员在张某某家中发现有可疑毒品冰毒,随即现场进行编号称量。编号01的毒品,先对信笺字称量,信笺纸重1.57克,后将毒品倒在信笺纸上进行称量,重10.36克,净重8.79克,该案毒品净重共为53.27克。故证据材料卷中第130页上图片无证明意义。因上述称量方法操作繁琐,侦查人员随即更换称量方法,通过连包装袋称量和包装袋称量,两个称量结果相减得出净重。所以,证据材料卷中第127页上图片无效。

经查,该情况说明无侦查人员签名。侦查卷第二卷第130页上图为可疑毒品称量照片,照片中称量秤上放置一透明塑料袋,显示重量为0.53克;侦查卷第二卷第127页上图为可疑毒品称量照片,照片中称量秤上放置了一张信笺纸,疑似毒品倒在信笺纸上,显示重量为35.78克。侦查卷第二卷第129页为两张可疑毒品称量照片,上图照片中称量秤上放置了一张信笺纸,显示重量为1.57克;下图照片中称量秤上放置了一张信笺纸,疑似毒品倒在信笺纸上,显示重量为10.36克。侦查人员于案发当日制作的《可疑毒品物称量笔录中》记载01号可疑毒品连包装袋称重为10.36克、包装袋重0.53克,与该情况说明中表述的01号疑似毒品的称量照片上显示的信笺纸重量为1.57克不相符合。

被告人张某某的辩护人以侦查人员使用的电子秤砝码过期及01号疑似毒品的称量程序不规范、数量不准确为由,申请对全案毒品数量进行重新称量;同时提出对案涉毒品的甲基苯丙胺含量进行鉴定。

针对上述请求,公诉机关南部县人民检察院提出如下证据:(一)南部县公安局南城派出所出具《关于对张某某案查获毒品纯度进行鉴定的情况说明》:南充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告知,毒品数量未达200克不予进行毒品纯度鉴定;(二)南部县公安局南城派出所出具《关于张某某案毒品重新称量情况说明》:因张某某案的毒品在案件侦办中进行成分鉴定时,需要向鉴定机构提供检材,所以毒品有损耗,故无法重新称量;(三)南部县公安局南城派出所出具《张某某案中可疑毒品物称重使用的电子天平相关情况说明》:经办案人员向南部县质量技术监督局核实,砝码是质监局用于检定电子天平的标准器,办案单位在使用电子天平中并不需要使用砝码。电子天平的检定日期是201766日,砝码的有效期内至20171017日,所以在检定电子天平时砝码仍处于有效期内。

经查,上述三份情况说明均无侦查人员签名。南部县计量检定测试所的《检定证书》记载,南部公安局送检的电子天平秤,符合JJG1036-2008《电子天平检定规程》,其检定日期为201766日,有效期至201865日。检定单位本次检定所使用的计量标准名称砝码,其有效期至20171017日。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某某向吸毒人员蒲某、李1、谢某非法出售甲基苯丙胺的行为,违反了国家毒品管理制度,侵犯了他人的生命、健康权,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依法应予处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某某犯贩卖毒品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上述事实,不仅有张某某本人在公安侦查阶段的供述,且有证人蒲某、李1、谢某、杜某1的证言,微信聊天记录及转账记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张某某提出我没有卖毒品给谢某和杜某1,是请他们吃的的辩解理由与查明的事实不符,不能成立。

其辩护人提出张某某系吸毒人员,从其家中查获的毒品,其纯度应做出检验,同时对其查获的毒品也不能证明是用于贩卖的意图,不应认定为贩卖毒品的数量,属于非法持有毒品的辩护意见。根据审理毒品犯罪案件的相关规定,贩毒人员被抓获后,从其身上或者住所等处查获的毒品数量,不以其纯度为标准,其查获的毒品数量一般均应认定为贩卖毒品的数量,不应认定为非法持有的毒品,其辩护理由不能成立。

辩护人提出的公安机关用于称量毒品的电子天平,因效验砝码过期,导致现场称量无法校准,侦查人员的称量过程不规范而影响案涉毒品的准确数量的辩护意见,因侦查机关在案发当日,即20171023日所使用的电子天平是符合相关技术标准的,辩护人出示的《XY系列精密电子天平产品使用手册》仅能说明电子秤在开机后,先预热再使用有助于天平更加稳定,用随机标准砝码校准后的更加准确,并不能证明未经砝码校准就会导致称量不准,故上述辩解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不能成立。

辩护人提出“01号毒品的称量数据不实,应从查获的毒品数量中予以扣减的辩护意见,经查,案发当日侦查机关在现场称量的笔录中记载“01号可疑毒品连包装袋称重为10.36克、包装袋重0.532018425日南部县公安局南城派出所出具的《张某某案中可疑毒品物称量笔录、称重照片的情况说明》记载,01号毒品的两张称量照片中电子秤显示,毒品连同信笺纸重量为10.36克、信笺纸重量为1.57克,这两份证据相互矛盾。经查看现场称量视频录像,办案民警在对01号毒品进行称量时,其录像画面不连贯、有中断,未能完整记录称量过程。在审理中,侦查机关又以涉案毒品进行成分鉴定时,已向鉴定机构提取检材导致毒品损耗为由,对该01号毒品不能重新称量,故该01号毒品的数量已无法查清。其指控该01号毒品数量的证据不足,对存疑的证据,本着有利于被告人的刑罚原则,不予认定。被告人张某某贩卖毒品冰毒的数量累计为44.48克。

被告人张某某被抓获归案后,供述了公安机关尚未掌握其住房内存放有40余克毒品冰毒的同种较重犯罪事实,虽然不能认定为自首,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系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张某某系初犯,在其住房内查获大量的毒品冰毒还未直接流入社会,在量刑时可酌定从轻处罚。被告人张某某贩卖毒品被抓获羁押,因同一事实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应当折抵刑期。为了严肃国法,惩治毒品犯罪,维护国家对毒品的管理制度,确保公民的生命、健康权不受侵犯,根据被告人张某某的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以及认定态度和悔罪表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ー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张某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00元。罚金限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缴清。

(有期徒刑的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被抓获当日及行政拘留五日,应折抵刑期六日,即自20171029日起至20271022日止。)

二、扣押在案的毒品冰毒,予以没收,由公安机关销毁;被告人张某某违法所得人民币700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四川省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审 判 长  任思璇

人民陪审员  李国超

人民陪审员  何 蓉

二〇一八年九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柏春兰

书 记 员  喻霜霜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四十七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集团的首要分子;

()武装掩护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

()以暴力抗拒检查、拘留、逮捕,情节严重的;

()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的。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二百克以上不满一千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不满二百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不满十克或者其他少量毒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单位犯第二款、第三款、第四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款的规定处罚。

利用、教唆未成年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毒品的,从重处罚。

对多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未经处理的,毒品数量累计计算。

第四十五条有期徒刑的期限,除本法第五十条、第六十九条规定外,为六个月以上十五年以下。

第四十七条有期徒刑的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第五十二条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等原因缴纳确实有困难的,经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缴纳、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一条对于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判处。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同时,部分文章和信息会因为法律法规及国家政策的变更失去时效性及指导意义,仅供参考。

添加微信×

扫一扫添加朋友圈